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嘻哈火了,EDM的勢頭正在過去嗎?

音樂財經2019-11-07 11:12:30

Ultra 音樂節

文 | BOX先生

校對 | 李雪嬌

編輯 | 安西西

?

他已經完全不能自已,幾乎齊肩的頭發隨著音樂瘋狂地上下擺動,高舉著的右手隨著音樂不停打著節奏,他哭了,幾乎是失聲痛哭,嘴巴忘情得已經無法合攏,眼淚模糊了整個面龐卻來不及擦拭,汗水持續順著他的脖頸流下,黑色T恤早已浸濕。他無法控制自己,隨著音樂的進行,他握緊了自己的雙拳,像獲得了某種勝利一樣陷入了某種瘋狂……

?

周末在上海世博園Ultra音樂節現場,DJ Zedd登場后,臺下一名男性觀眾隨即陷入瘋狂的視頻在網上流傳著。


去年,中國EDM的發展迎來了高潮,尤其是演出方面。據小鹿角智庫的數據,2016年全年,電子音樂節就占了整體的22%,是除了綜合類音樂節之外垂直領域最高的音樂類型。除了大型演出,像Livehouse規模的小型演出及相關電音活動也在上海、廣東、四川等地區十分火爆。


不過,在不少人看來,去年EDM的勢頭未能在年末達到理想的高度,除了部分小型演出遇到了不少問題,未拿到審批就已經售票的現象,甚至演出開始后被相關部門直接取消的有不少。也有一些生活在電音活躍城市的行業人士跟音樂財經透露,EDM進入今年后的人氣已經沒有去年好了,只是追趕潮流的那一批人已經失去了當初的興趣。此外,在海外大牌DJ的價格持續上升的情況下,個別電子音樂節也選擇了戰略性退出。2017年,在嘻哈大火,搶占了行業所有目光的同時,EDM的發展勢頭在不少人看來已經從快速軌道上退去。


?

過去的這個周末,風靡全球將近20年的全球規模最大的電子音樂節之一的Ultra Music Festival終于從邁阿密落地中國。直接跳過了Road to Ultra這個“例行程序”,對于絕大多數去到現場的樂迷來說,Ultra上海還是非常好的一次體驗。大批網友都紛紛表示,嗨得痛快,腿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

除了首次進駐中國的Ultra,上周末,風暴電音節北京站也落下了帷幕,雖然上個周末的熱度不及Ultra,不過從今年8月份開始,從成都到廣州,從南京再到北京,計劃今年走向國際的風暴,正在一步步將自己的影響力在更多地方鋪開。

?

在嘻哈爆火之前就已經慢慢起勢的電子音樂,究竟目前的發展狀況如何?

?

去年11月,同樣是在上海世博公園,全球十大電子音樂節第六位的Electric Zoo(電子動物園)首次進入中國,今年11月還將迎來在中國的第二屆。在Ultra之前,8月份電子音樂巨頭公司LiveStyle(前身為SFX)旗下的電子音樂節Life in Color也已經在上海國家會展中心舉辦。這些無論從整體制作、陣容、舞臺還是各方面服務都處在世界頂尖位置的音樂節,正在逐一進駐中國。

?

根據國際音樂峰會的報告,目前全球電音產業的年產值已經達到了74億美元,而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和南美地區的一些國家正在成為電子音樂產業崛起的新勢力。報告顯示,在20家收入進入DJ Mag To 100 Clubs 2016榜單的俱樂部中,有9家來自亞洲地區,其中中國占了4家,包括北京的Elements Club和澳門的Club Cubic。

?

此外,中國年輕一代的DJ也慢慢開始在國際上嶄露頭角。從此次Ultra的陣容來看,就不乏中國面孔,除了登上主舞臺的已經被電音大廠Spinnin’ Records簽約的Curtis和Carta,Park Stage還包括華南Bass的領軍音樂人Panta.Q、Trance DJ J.L.Fan以及Warz和Lizzy。

?

“現在對于中國市場,海外幾乎所有藝人的價格都在瘋狂上漲,越大牌的藝人價格漲得越快,不過國內本土的電子音樂人馬上就會迎來更大的機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國內電音活動主辦方的負責人佩東(化名)表示。在他看來,海外大牌藝人價格持續上漲的趨勢肯定會發生變化,海外IP進駐中國,也要考慮如何更加貼近中國的主流文化市場,未來會有一批年輕的本土DJ出現,也會有更多的國內電子音樂人登上大型音樂節的舞臺。

?

佩東還談到了在國內參加這幾個海外IP音樂節的感受。“其實從現場體驗來看,包括從音箱視頻的調試還有個別舞臺的宣傳等等環節,這些落地IP都還有很大進步的空間。”在他看來,無論是音樂節還是演出的主辦方都還需要跟目前的電音樂迷共同成長。

?

“我覺得很多到現場的樂迷都不是真正的Raver。”談到這點的時候,佩東有點難掩失望。“我覺得可能是一種自我安慰,覺得這是Electric Zoo,這是Life in Color,這是UMF不嗨不正常。但是一看就知道,他們不怎么會玩。”之前的幾次,他都和朋友在舞臺最前面“開圈”,但都會被旁邊的人視為異類。但佩東也表示,這不是音樂節的問題,不過目前稍微過高的票價,讓一部分真正喜歡電音的人進不來的確是個問題。

?

怎么培育樂迷和觀眾,這其實是個非常重要的事。”佩東說道,“不僅海外音樂節有這樣的問題,國內也是一樣,有的電音節還在大量送票,但是拿著增票進去的人出來之后又能傳播什么呢?”

?

麥愛文化的創始人宋洋,也和音樂財經分享了他的觀點。“整體上看,Ultra這一站還是成功的。海外IP是具有一定的影響力,無論從執行、從舞臺、從藝人等等各個環節,都有自己一套說明書的東西了,這點對于國內的品牌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借鑒和參考。”


?

不過宋洋同時表示,幾個海外IP的落地也不能完全代表國外品牌在中國的入駐就一定沒問題。還是要考慮市場承載力、品牌影響力、藝人的選擇等等因素。

?

之前音樂財經在文章《藝人價格恐怖,UMF、LIC落地中國,海外電音節能念好“落地經”嗎?》一文中也對海外品牌陸續入駐進行了分析,隨著國內投資人對年輕人喜歡的細分音樂市場興趣加大,國內外的電音品牌迎來了更多活動與產品標準提升的挑戰和機遇,如何對樂迷和粉絲進行有效培育,國內相關的一系列產業鏈上的平臺是否可以支持這樣快速的市場增長,隨著更多品牌的陸續落地,積極的影響和當前潛在的問題會逐漸顯現。

?

目前熱錢投資者和外國品牌正在勁頭上的同時,在資本的驅動下,一些品牌也正在積極地向海外市場進行擴展。

?

在前不久百威風暴電音節主辦方A2Live 2017戰略發布會上,風暴宣布了今年11城的計劃,目前風暴在8月份相繼走過成都和廣州,9月份又完成南京和北京站之后,還會落地長沙、上海、杭州、廈門、臺北以及深圳,除此之外,風暴今年還會去到澳大利亞的悉尼。


?

除此之外,在去年完成A輪融資后的A2LiVE,還宣布將成立全新的電音廠牌STORM Records,該廠牌將與荷蘭頂級電音廠牌之一的Spinnin’ Records合作,培養有潛力的本土音樂人。

?

A2LiVE的創始人兼CEO Eric Zho之前在接受音樂財經采訪時表示,從電音活動來說,中國將會出現更多與國際大品牌進行合作的電音活動,比如現在風暴與百威的合作關系。而且今后品牌將不止停留在冠名階段,也會更多地讓產品與其理念滲透到電音活動中,成為電音現場的一部分。

?

對此,宋洋也有著相同的看法,“一方面國際市場越來越關注中國,會進行一些深度合作。另一方面,國內有能力的品牌和廠牌也正在逐步向外走,未來國際市場會更加了解中國的情況。”

?

剛剛在今年3月完成由松禾資本領投,聚航文化產業基金、水滴資本跟投的數千萬元A輪融資的麥愛將于10月份,將旗下INTEO電子音樂節品牌以及數位電子音樂人帶到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Dance Event(ADE)音樂節的舞臺上,據悉ADE開幕當天晚會有一場以INTRO電子音樂節中國藝人為主陣容的大型派對。

?

今年無論是電音還是嘻哈,海外IP音樂節都正在陸續入駐,中國本土的DJ和電子音樂人以及嘻哈音樂人都在或即將在海外進行演出,一時間以電音和嘻哈為代表的垂直音樂風格在中國開始飛速前進,一方面兩種垂直音樂的版權價格正在快速增長,同時以音樂節為代表的線下演出和相關活動也正成規模化發展。兩種音樂的可交集性,也成為了相互推動的利器。

?

在嘻哈爆火之后,穩定上升的電音能否同樣迎來大爆發,市場上的種種亂象能否進入“正常化”,未來兩年將見分曉。


本周輪值編輯:李禾子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招聘?|?這次,我們召喚一個設計擔當啦!(當然還有更多崗位……)

商業 |?藝人價格恐怖,UMF、LIC落地中國,海外電音節能念好“落地經”嗎?

商業 |?王思聰干的大事:Ultra終于來了!可轉眼EDM粉炸了,嘻哈是幾個意思?

广西快三遗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