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那是扯淡, 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這就叫青春.

0379車友會2019-11-17 16:59:58



1
第001章 從天而降的白色光球

夜幕降臨,秦朗手中拿著一個銀針盒,獨自行走在“三香”小區入門處的人行道上,面容有些苦澀。

他是一名針灸師,三個月前剛應聘進入云海市的一家養生會所工作,前兩個月,他的業績在所有針灸師中墊底,本月眼看著又快過完,他的業績還是半死不活的,按照公司的規定,連續三個月業績排名墊底的針灸師,會被辭退!

秦朗不想丟掉工作,他還得靠著這微薄的工資生活。可他很清楚,這份工作很難保住。

正當秦朗為此苦惱的時候,一輛原本應該行駛在車道上的小汽車,卻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筆直沖上了人行道,朝他撞來!

砰!

秦朗被撞得往后翻了幾個跟頭,腦袋剛好碰在了路燈的金屬立柱上!

頓時,秦朗就感覺腦袋疼得厲害,腦袋內傳出了強烈的眩暈感。

肇事小車停了下來,一個染著金色頭發、滿臉橫肉的家伙下了車,走過來查看情況。

圍攏過來的行人一見這人,立即都下意識地往后縮了縮,一副避之不及的樣子,而秦朗看清楚這人后,心中也是暗暗叫苦。

“喲,這不是住五單元的秦朗么?不好意思,剛才只顧著打電話,蹭了你一下,不過你也沒多大事嘛,哥還有事,就先走了。”

“金毛”皮笑肉不笑地說道,隨便瞄了秦朗一眼,就轉身上了車。

“一個苦逼打工仔,撞了就撞了,只要沒撞死撞殘,還怕那秦朗敢找老子的麻煩?”

“金毛”冷笑著,開著車揚長而去。

沒人敢上前阻攔,眾人都知道“金毛”是小區內臭名昭著的惡霸,秦朗被“金毛”撞了,只能自認倒霉了。

秦朗眼睜睜看著“金毛”囂張地離開,內心憤怒不已,緊接著就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就在秦朗暈倒的同時,夜空之中一團肉眼不可見的白色光球,卻以極快的遁速,像長了眼睛一般,徑直沖入了秦朗的腦袋中,然后消失不見……

云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住院部內。

秦朗緩緩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便明白自己已經被人送到醫院來了。

腦袋還是有些疼,估計被撞得不輕,秦朗痛哼了一聲,但隨即卻睜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萬分驚訝的表情,像是想起了什么特別驚奇的事情!

“天醫門,玄青子,筑基后期,修真,岐黃之術,煉丹之術……”

“這些信息,竟然都是真的!”

秦朗終于確認,自己的腦海中,居然多出了一段記憶,準確地說,是有了另外一個人的記憶!

秦朗自己也不太明白其中的原因,只記得自己暈倒后,腦袋內似乎出現過一個拳頭大小的白色光球。

這個光球好像是要趁著他意識薄弱的時候,做某種對他不利的舉動,但就在這時,他腦海中卻自動飛出了一個雞蛋大小、同樣也是白色的光球,與之糾纏在一起,最后還將拳頭大小的那個光球逼到了一角,并且將其吞噬了……

而現在,他的腦海中,卻多出了一個名叫“玄青子”的修真者的記憶!

秦朗敢肯定,白色光球一定和這個“玄青子”有關,為了盡快弄懂自己昏迷后,身上發生了什么事,秦朗強行壓下內心的驚訝,開始“閱讀”“玄青子”的記憶。

大概十分鐘后,秦朗終于了解了事情的起因。

一個出身于清河大陸“天醫門”、名叫“玄青子”的筑基后期修士,在深山尋找一種靈藥用于煉丹時,遭遇了敵人的襲殺,身死道消,但元神卻離奇地從清河大陸穿越,進入了地球,并且化為一團白色光球,趁著他被車撞傷的時候,進入了他的識海。

“玄青子”的元神,想要抹掉他的靈魂,控制他的肉身,但一方面“玄青子”的元神太虛弱,另一方面也是他的求生意志很頑強,最后反而是他神奇地將“玄青子”的元神吞噬了!

秦朗再三確認,除了腦海中多出了“玄青子”生前的記憶之外,身體并沒有其他的不適,這讓秦朗的心總算安定了不少。

隨即,秦朗就忍不住喜悅起來。

因為他“閱讀”過了“玄青子”的記憶,發現“玄青子”尤為精通煉丹以及岐黃之術,在天醫門的地位甚至要比一般的元嬰修士還高。如今,“玄青子”所掌握的這種種本領,隨著他得到了記憶傳承,已經變為了他的私有寶庫!

光是靠著“玄青子”的醫術,他就自信能夠在都市中,闖出一片天來!

那種為生計整日奔波卻依然生活困窘、甚至還要面臨失業的苦逼日子,他終于能夠擺脫了!

正當秦朗滿心憧憬未來美好生活的時候,病房門口響起了腳步聲。

聽這腳步聲,似乎走過來的人,還是一名女子。

?
2
第002章 清純護士

秦朗循聲望過去,視線內便出現了一張清純無雙的俏臉。

“真美!”秦朗內心忍不住發出這樣的贊嘆。

進來的是一位身穿白色護士服的年輕護士。

瓜子臉,膚色晶瑩如雪,臉頰上隱隱有兩個梨渦,容顏精致俏麗,身高一米六六左右,身材凹凸有致,秦朗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地看到這么清純漂亮的護士,心臟都有些不爭氣地加快跳動起來。

“你醒啦?我給你換藥吧。”葉小蕊笑意吟吟,說話聲音清脆悅耳,十分好聽。

說完,葉小蕊放下了放有藥瓶、棉簽等東西的金屬盤子。

“好的,麻煩葉護士了。”秦朗笑道,葉小蕊的護士服上掛著有胸牌,上面清楚寫著名字。

葉小蕊沖秦朗點點頭,便開始換吊瓶,重新給秦朗輸液。

秦朗時不時偷偷看一下葉小蕊,真心覺得葉小蕊太清純太漂亮了,美若天仙一般,一時之間竟然都忘記了腦袋的疼痛。

這時候,病房外面又響起了腳步聲,另外有人進來了。

主治醫生陳曉明才走進病房,就發現秦朗正在偷看葉小蕊,不禁露出了一臉的輕蔑之色。

這個土包子,住院時錢包里才四百多塊錢,用的手機居然還是七八年前的諾基亞功能機,一看就沒錢沒地位沒品位,十足的苦逼吊絲,居然也敢盯著仙女一樣的葉小蕊看,難道不知道癩蛤蟆就得有癩蛤蟆的覺悟,是不可能吃得到天鵝肉的么?

陳曉明直接無視秦朗,迫不及待地走到了葉小蕊的身邊,向葉小蕊獻殷勤道:“小蕊,中午我們去西餐廳享用正宗的法式大餐吧?”

葉小蕊似乎對陳曉明很不感冒,不冷不淡地說道:“陳醫生,我脫不開身,謝謝你的邀請。”

陳曉明臉色有些難看,發覺秦朗在往他這邊瞧,陳曉明似乎覺得丟了面子,居然瞪了秦朗一眼。

“陳醫生,你瞪我干嘛,被葉護士拒絕,只能說明你不是葉護士喜歡的類型。”

秦朗毫不猶豫選擇回瞪,朝陳曉明說道。

因為他大概猜到了這個陳醫生,就是他的主治醫生,可姓陳的從進病房時候起,就沒拿正眼看過他,根本不向他詢問病情,這還是一個稱職醫生該有的做法?

既然這醫生太瞧不起人,那他自然用不著給這種人面子。

“你呆一邊去。”陳曉明被秦朗的話噎了一下,惱羞成怒道。

心地善良的葉小蕊,這時候實在看不慣陳曉明了,不冷不熱地說道:“陳醫生,你還是先跟病人說說病情吧。”

陳曉明朝秦朗哼了一聲,語氣生硬地說道:“你這個病,主要就是顱內出血,需要動手術,不過醫藥費保守估計要八千塊,你進院時身上的錢只有幾百塊,最好快點借錢將手術費繳上,醫院可不是善堂,錢沒交齊,就只能停你的藥了。”

“我不需要你的提醒,”秦朗冷冷說道,陳曉明的話分明是在說他是個窮逼,連醫藥費都只能去借,他心中當然很不高興,“借不借錢是我的事,和你沒關系!”

擱以前,只是一個底層打工者的秦朗,不會表現得這么硬氣,但自從知道自己得到了“玄青子”的完整記憶、人生完全能一朝改變后,他整個人也變得自信了許多,自然不會再忍氣吞聲了。

陳曉明碰了個硬釘子,恨恨不已,故意挖苦秦朗道:“那你也要借得到錢才行,而且,就算別人肯借錢,呵呵,只怕你這么窮,也未必能還得起啊!”

“哼,我上午就可以出院,身上那幾百塊足夠交醫藥費了,根本用不著去借錢。”秦朗冷笑道。

他根據“玄青子”的記憶得知,像顱內出血這種病,只需要施展一遍“天醫針法”,就能解決問題!

而他本身就是一名針灸師,知道如何施針,因此秦朗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夠清除掉顱內的淤血。

但秦朗的話,引來了陳曉明刺耳的嘲諷聲。

“顱內出血,一個上午就想康復出院,你腦袋燒糊涂了吧?小蕊,趕緊跟他量體溫吧,他都在說胡話了。”

葉小蕊在一旁直皺眉,陳曉明的做法,很讓她反感。

秦朗卻忽然笑了起來,眼睛中異色一閃:“看來陳醫生是不相信我的話了?那我們干脆當著葉護士的面,打個賭吧?”

?
3
第003章 和主治醫生打賭

“賭什么?賭你上午就能康復出院?”陳曉明嘲諷道。

“對。”秦朗一本正經地點頭。

“秦朗,你不能跟醫生打這樣的賭。”葉小蕊好意勸道。

因為拋開其他不談,陳曉明的醫術的確很精湛,在整座醫院中名氣都不小,既然陳曉明診斷后,說秦朗的病需要動手術,那自然沒有十天半個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復出院的。

事實上,陳曉明已經在笑了,在他看來,這個打賭,他百分之百地贏。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這樣的賭,那我答應你就是。不過輸的人沒有一點懲罰,這樣很無趣啊。”陳曉明抱著雙臂戲謔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這點,不慌不忙地說道:“輸的一方,以后不準再纏著葉護士,怎么樣,你敢不敢和我賭?”

“秦朗!”

葉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記爆栗才好。她剛剛還在好心勸這家伙,眨眼間這家伙就將她扯進了賭局中!

秦朗笑著向葉小蕊說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歡陳醫生,如果我贏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蒼蠅一樣在你耳邊嗡嗡嗡地亂叫了,這樣不好嗎?”

葉小蕊噗嗤一聲笑了,秦朗將陳曉明比喻成煩人的蒼蠅,還真是恰當,其實她也挺煩陳曉明的。

“你!”

陳曉明見秦朗將自己比喻成蒼蠅,氣得臉色發白,手指著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戰我的醫學權威,那我就看你到時候怎么輸!”

說完,陳曉明倒背著雙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葉小蕊重新端起金屬盤子,離開病房之前,葉小蕊說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請,換一名主治醫生?”

“不用了,他已經必輸無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糾纏了。”秦朗輕松笑道。

葉小蕊笑笑,她還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復出院,畢竟這與醫學常識相違背,當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贏陳曉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來,后背靠在床頭,順勢拿起了床頭小柜子上的銀針盒。

這個銀針盒是他的,在他被撞傷后,也一并被帶來了醫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記憶之中的扎針順序,弄清楚了各個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開了銀針盒。

一排明晃晃的銀針按照長短,整齊排列著,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適的銀針,手指翻飛間,這些銀針全都沒入腦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腦部最重要的經穴-穴位上!

如果是外人看到了,哪怕這人是對傳統中醫學十分了解的醫師,也一定會被眼前的這一幕嚇壞!

因為這些重要的穴位中,至少有一半是常人眼中的“死穴”,哪怕一根銀針扎下去,甚至都不需要扎入半寸深,人就會立即暴斃!

可秦朗卻已經在這些“死穴”上,扎了超過十根的銀針,并且若無其事!

秦朗扎完所有的穴位后,原先蒼白的面容,立即就變得紅潤起來,頭頂之上甚至都有一股股的熱氣冒了出來。

一盞茶的工夫,秦朗徐徐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了笑意。

他其實也沒有想到,那個“玄青子”的岐黃之術竟然真的神奇無比,他只是照著施展了一遍“天醫針法”,顱內的淤血竟然完全被清除了!

看來,“玄青子”生前作為筑基期修士,地位卻超過了一般的元嬰期修士,還真是有理由的!

只是,他的身體強度肯定遠不如“玄青子”,所以由他來施針,他的體能消耗還是蠻大的,不可避免地感覺有些疲累,便取下吊針吊瓶以及腦袋上纏著的紗布,重新躺下休息。

不久,葉小蕊進入病房,準備為秦朗測量體溫,剛走到秦朗的身前,還沒有將體溫計放入秦朗的胳肢窩中,葉小蕊就被眼前的一幕驚住了,趕緊去推秦朗,要將秦朗弄醒。

秦朗正睡得香甜,突然被打擾,秦朗有些不快,無意識地伸出右手向前一推,不讓別人影響他睡覺。

咦?

怎么手掌碰到的地方,有些軟?

?
4
第004章 勝過主治醫生

“秦朗!”

葉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亂的大手。

秦朗這才真正清醒過來,睜開眼睛看到葉小蕊面紅耳赤的模樣,再看看自己右手對著的位置,秦朗哪里還不知道自己剛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個……嘿嘿,葉護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訥訥將右手收回,摸了摸腦袋,不好意思地說道。

葉小蕊又羞又急,低著頭不說話,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連忙說道:“你怎么連輸液都停了,這會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確實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罵秦朗流氓了。

“你沒看出來嗎,我已經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個懶腰,在葉小蕊滿眼錯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葉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發什么呆啊?”秦朗看著葉小蕊呆萌的可愛模樣,覺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葉小蕊臉色凝重,就要推著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別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說完還給葉小蕊翻了個跟頭,證明他確實沒半點事。

葉小蕊的櫻桃小嘴,一下張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攏!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帶我去見那個陳曉明吧。”秦朗對葉小蕊說道。

他可沒有忘記和陳曉明打賭的事,現在該讓陳曉明履行賭約了。

……

陳曉明的辦公室中。

“別逗了,你以為我是白癡嗎?你如果真完全康復了,我把腦袋割下來,泡在福爾馬林溶液中當標本都可以!”陳曉明敲著辦公桌,惱怒地說道。

陳曉明是理論醫學與臨床醫學的雙碩士,還有兩年留學瑞士學醫的經歷,三十歲出頭就當上了醫院神經內科的副主任,他斷定秦朗顱內的淤血不可能這么快清除,以他的權威經驗,即使是做手術,秦朗要完全康復,少說也得半個月!

秦朗微微一笑:“呵呵,我對陳醫生的腦袋可不感興趣,我找你是讓你履行賭約的,你如果不相信我康復了,那大可以讓我去做一次腦部CT掃描,誰贏誰輸,結果自然一目了然。”

“好啊,那現在就去!”

當著葉小蕊的面,陳曉明自然不會認慫,反而迫切要打敗秦朗,好在葉小蕊面前露臉。

……

秦朗的腦部CT掃描結果,很快擺在了放射科一位醫生的辦公桌上,得到該醫生的通知后,陳曉明立即帶著自信的笑容朝秦朗道:“走吧,去放射科室看結果吧?”

他說話的語氣,就好像篤定了秦朗必輸無疑一樣。

秦朗面色平靜,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你是秦朗吧?”看了看記錄單上的名字,放射科的那位醫生露出了笑容:“恭喜你,根據掃描的結果來看,你顱內的淤血已經完全消失了。”

陳曉明立即沒法淡定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劉醫生,你確信你沒看錯?”陳曉明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不死心地追問道。

“不會錯的,我做這個已經十好幾年了,不會拿病人的生命當兒戲的。”放射科的醫生皺了皺眉,說道。

這一下,陳曉明徹底傻眼了!

他驚疑地打量著秦朗,內心巨浪翻滾!這個秦朗,竟然真的清除了顱內的淤血!

秦朗聳聳肩,傻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這個道理陳曉明不懂么?

“謝謝醫生了。”

秦朗朝放射科的那位醫生笑道,他沒有理會已經傻掉了的陳曉明,拿著掃描的片子往回走。

陳曉明像被抽走了魂一樣,變得無精打采,跟在秦朗后面訥訥無言,不時看看秦朗,眼神中全是震驚。

回到陳曉明的辦公室,秦朗叫來了葉小蕊。

葉小蕊一看秦朗笑呵呵的表情,而一直心高氣傲的陳曉明卻像霜打的茄子,便什么都明白了。

秦朗居然真的完全康復了,這太神奇了!

“陳醫生,按照我們的賭約,你輸了該做什么,你應該很清楚吧?”秦朗悠閑地環抱著雙手,不緊不慢地說道。

陳曉明臉色極不自然,像便秘了一樣,訥訥說道:“我……我以后不能再纏著葉護士了。”

秦朗滿意地點點頭,朝葉小蕊笑道:“小蕊姑娘,你也聽到了吧?”

葉小蕊開心地笑了,她終于不用再忍受陳曉明的糾纏了,而她對秦朗的印象也更好了。

“小蕊姑娘,我們走吧,陳醫生雖然是醫學雙碩士,還是科室的副主任,不過現在似乎遇到了難題,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呢。”秦朗忽然戲謔地說道。

葉小蕊“嗯”了一聲,和秦朗一起出去了。

陳曉明頹喪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神情黯淡,低著頭苦惱地揉搓著自己的頭發,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樣……

?
5
第005章 擁擠的電梯

“秦朗,你是怎么康復的?難道是陳曉明誤診了?”葉小蕊十分好奇,追問道。

秦朗指著銀針盒道:“靠它,銀針扎穴。”

“原來是這樣啊,你針術這么高超,難道也是醫生?那你在哪里工作?”葉小蕊帶著崇拜之情,問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這些問題,我們等會兒再聊吧,現在快中午了,小蕊姑娘,我請你吃午飯吧。”秦朗笑著邀請道。

秦朗發誓自己以前根本沒有底氣,去邀請這么一位清純漂亮的女孩共進午餐,但現在他已經變自信許多了。

葉小蕊似笑非笑道:“你確定你要請客?”

秦朗正要毫不猶豫地點頭,但隨即秦朗醒悟了過來,貌似自己兜里就四百來塊錢,還不知道夠不夠繳醫藥費呢。

想到這兒,秦朗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地笑道:“我錢不夠,要不我下次再請你吧。”

“好啊。”葉小蕊倒是爽快答應了。

“那個,”秦朗看著葉小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小蕊姑娘,今天你能不能請我吃頓飯啊?”

兜里的錢只怕都會用于繳醫藥費,他沒錢吃飯,從昨晚直到現在,他肚子早餓得咕咕叫了。

葉小蕊忍俊不禁,這家伙還真是有趣,讓她請客,這家伙絕對是她碰到的第一個。

“那啥,好歹我也幫你趕走了一只討厭的蒼蠅不是……”秦朗笑道。

“行,今天謝謝你的幫忙,我請你客。”葉小蕊爽快同意了。

“那我先去辦理出院手續,然后在樓下等你。”秦朗拿上自己的東西,走出了病房。

辦完出院手續,秦朗身上還剩下兩塊錢零鈔,不由暗道幸運,要不然估計還得厚著臉皮去找葉小蕊借錢。

然后,秦朗便來到醫院的大廳門口,等葉小蕊下班。

他盡管面容清秀,一米七四的身體也還算矯健,但身上的衣服實在太普通了,進進出出的人都把他當成了吊絲。

秦朗無所謂,趁著葉小蕊還沒來,他開始考慮昨晚的那場車禍。

昨晚他被撞傷,責任完全在“金毛”那邊,可“金毛”卻仗著是混混、惡霸,加上知道他毫無背-景,以為他老實好欺負,竟然一分錢的醫藥費都沒支付,甚至連醫院都沒來過!

秦朗眼神微寒,“金毛”這么混賬,他一定要找這渾蛋算賬的!

“醫藥費付清啦?”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在身前響起,秦朗循聲望過去,眼神立即亮了。

葉小蕊穿著白色的襯衫以及藍色長身牛仔褲,牛仔褲包裹下的玉腿修長筆直,充滿了誘惑力,她一出現,立即就吸引了大廳所有男士的眼光。

秦朗看得都呆了。

“喂,我問你醫藥費付沒付清呢?”

葉小蕊見秦朗愣愣地看著自己,俏臉嬌羞,脆生生喊道。

秦朗終于回過神來,“哦”了一聲,嘿嘿笑道:“剛好付清。”

隨后,兩人并肩走出了大廳。

一大廳的男人都傻眼了,對秦朗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秦朗和葉小蕊攔了一輛出租,葉小蕊說要去“又見炊煙”食府,秦朗以前聽說過這個名字,似乎這個食府還挺高檔的,離醫院并不太遠。

車上,兩人開始聊天,葉小蕊發現秦朗并不是什么花里胡哨的年輕人,性格穩重睿智,但偶爾又有自信的鋒芒露出,與秦朗聊天,她不會感覺有什么約束。

很快,兩人就到了“金銘大廈”前,這棟商業大廈的娛樂購物氛圍很濃重,像服裝品牌店、臺球室、餐廳、KTV等都有,“又見炊煙”食府就在大廈的第10層,秦朗和葉小蕊進了大廈后,到了一樓的電梯等候區。

電梯間其中一部電梯在一樓停住,等里面的人出來后,秦朗和葉小蕊先后站進去,秦朗正準備摁下關門的按鈕,不料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大群年輕的男男女女一股腦全沖了過來。

電梯進來十個人時,秦朗和葉小蕊就被擠到了電梯間的里面,可這幫看起來應該是去7樓K歌的年輕大學生,還有四個人在外面,于是,當這四人也擠進來后,秦朗的后背已經貼到了金屬壁上,葉小蕊則站在他的正前方,兩人都被擠得動彈不得。

好在這部電梯載重沒出現超重,開始穩穩上升,秦朗讓前面的人幫忙按下數字“10”的按鈕,然后秦朗就發現,他和葉小蕊已經擠在了一起。

正值六月,葉小蕊僅僅穿著白色襯衫,身上幽香陣陣,和葉小蕊保持這樣親昵的姿勢,秦朗心中不免火熱。

而這時,前面的一人動了一下,往后擠了擠,受到影響,葉小蕊也只能往后退了退,后背卻幾乎貼進了秦朗的懷里!

那股幽香聞起來更清晰了。

秦朗有心消除這種反應,可這壓根就不受他控制,他只能極力去轉移注意力,好化解尷尬。



广西快三遗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