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再也不愿別的男人見識我的嫵媚!

露拍2019-05-11 23:08:40


1
第1章 軍事監獄

一輛鐵甲軍車駛進華夏軍事重犯監獄。

監獄長陸虎已經帶齊人馬在樓前列隊等候。

車門打開,走下來一位中年軍人,身軀挺拔高大,一身筆挺的軍裝,更顯威武雄壯。一張黝黑的國字臉透著堅毅,眼睛不大,卻內藏鋒利之神彩。看其軍銜,竟然是大將軍銜。

“敬禮----”

“首長好!”

陸虎帶隊敬禮,只是陸虎只有一只左臂,姿勢雖然依然標準,卻有些滑稽。

“首長好!”戰士們齊刷刷敬禮,聲音洪亮,神情激動,眼神炙熱地看著眼前的首長。

”同志們好!陸虎留下,解散!“大將還禮,棱角分明的臉上露出微笑。

”解散!“陸虎下達命令。

戰士們一步三回頭地離開。

這位大將可不是一般人,乃是華夏最神秘的暴風特種部隊最高長官---風神。

風神,神一樣的人物,所有軍人心目中的榜樣。

沒有人知道風神的真實姓名,他的證件上就是風神這個代號。

暴風特種部隊很神秘,神秘到只知其名卻不知道身處何方。

暴風成員全部是代號,沒有名字。

要不是在這軍事監獄里關押著一名暴風成員,也許,這里的戰士一輩子也見不到神龍見尾不見首的暴風特種部隊最高長官的風采。

”那家伙怎么樣了?“風神看著陸虎問道。

”老大?你快點把這個禍害弄走吧?再不走他就成了監獄長了!“陸虎刀削般的臉上露出苦笑。

”啊?這么嚴重?“風神一愣。

”別提了,這貨第一天來,就像一頭暴走的小老虎,橫掃整個監獄,當天就成了監獄一哥!這不,這才半年,現在連這些身為獄警的兵蛋子都和那貨稱兄道弟了。有的戰士還冒著被違規處理的風險,給這貨從外面往里面帶東西......一會兒你親自去看看就知道了,這貨的單間里簡直就是百貨商店,手機、平板電腦、冰箱、彩電、全自動洗衣機、煙酒糖茶、食品飲料.....該有的不該有的,應有盡有。這貨最近還要弄一個自動洗牌麻將機,說是要豐富監獄的文化生活.....“陸虎哭喪著臉說道。

”我草!真他嘛服了!他這是來受教育的?“風神無語至極,啪啪直拍腦門,這貨,到哪都不消停。

不用去看,風神也能想象得到那家伙的單間里別致另類、獨樹一幟的場景。

走進紅色區域,風神看到操場上有不少在鍛煉的特別重犯。

軍事監獄和軍隊幾乎沒什么區別,作息、訓練,有板有眼。除了自由!

雖然這些人是特別重犯,但并沒有給他們帶上腳鐐手銬,因為他們罪不至死,而且,他們不但個個強大無比,還都是有著赫赫戰功的戰斗英雄。只因為他們做錯了一些事情,才被送到這里來接受懲罰。所以,這些犯了錯誤的英雄被稱為特別重犯。

”那個禍害呢?“風神沒有在操場上看到目標身影。

”咳咳咳,他還沒起床,他每天都要睡到自然醒!“陸虎苦笑更甚。

”我草他大爺的!馬上把他提出來,老子要提審他!“風神眼角直抽搐,上老火了,這要是讓上級知道這貨在監獄里作威作福,那還了得?

”好.....吧!“陸虎似乎有些猶豫,不過還是照辦了。

”小王?把大喇叭拿來!另外,通知后勤部趕緊準備好一套鐵門。“陸虎喊來一名戰士,鄭重地吩咐道。

”我讓你提他出來,你拿大喇叭干什么?還準備鐵門?你要干什么?“風神納悶。

”老大啊!你稍安勿躁,一會你就知道了!“陸虎依舊苦笑。

風神不明所以。

陸虎陪著風神走到一棟樓前。

”他還在那個禁閉室?“風神指著一樓最邊上的一個只有房門沒有窗戶的房間,問道。

”他說這個禁閉室設計的非常好,隔音!附和他的審美需求。“陸虎哭笑不得地說道,自從這貨來了,就相中了這個禁閉室.....

風神臉蛋子直抽搐。

不久,小王拿來一個大喇叭。

四個抬著鐵門的戰士遠遠地站著,沒有靠近。

小王把大喇叭交給陸虎之后,轉身就跑。

風神疑惑,感覺很詭異,不就是叫那禍害起床嗎?又不是讓你們摸老虎屁股,至于嗎?

陸虎拿著大喇叭,往后退了幾步,擺出一副隨時逃跑的架勢,然后把大喇叭放在嘴邊,對著那道房門大聲喊道:”暴王,有人要見你!“

喊完,陸虎忙不迭地拉著風神撒腿就跑,帽子都跑丟了,露出不合年齡的花白頭發,迎風飄揚。

”草!跑啥?至于嗎?“風神邊跑邊問,很納悶!

砰!

突然,一聲巨響,那個禁閉室的房門橫飛了出來。

轟隆一聲,砸在陸虎和風神剛才所站之地。

煙塵起,冷汗下!

風神擦擦腦門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原來如此!

”媽了個巴子的!不想活了咋地?敢打擾老子睡覺?“一聲怒吼,一個身材修長的年輕人龍行虎步踏出已經沒門的房間。

年輕人二十多歲,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很英俊,臉色有些久不見陽光的蒼白,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里透著野獸般的兇光,眼角還掛著眼屎,一副沒睡醒的模樣。

年輕人渾身上下只穿著一個綠色的四角褲,一身數不盡的疤痕猙獰恐怖。此時,他光著大腳丫子,腳上連拖鞋都沒穿。

”你姥姥的!你挺能裝B啊?都裝到監獄里來了?草!“風神看見這個年輕人,眼中閃過一道異彩,大罵道。

”草!你他嘛誰呀?老子裝B,關你鳥事?咋了?不服?來來來,咱倆練練,信不信老子一個手指頭就能戳死你?一秒之內,秒死你?“年輕人被打擾清夢,有些惱怒,看向聲音處。

”你要跟我練練?你要秒死我?“風神氣樂了。

”嗯?聽這聲音耳熟!“年輕人使勁揉揉眼睛,看向風神。

風神抱著肩膀,好笑地看著年輕人,等著這貨秒死自己!

”嘎?老大?你咋來了?哈哈哈哈,你可想死我啦!“年輕人認出罵他的是風神老大,臉上的神情立即由怒轉喜,喜出望外,嗷的一聲撲向風神。

砰!

撲上來的年輕人被風神很不客氣地一腳踹飛。

年輕人飛出去好幾米遠,才落地。

”草!一身酒肉臭,趕緊收拾利索,到辦公室來見我!“風神說完轉身就走。

”好嘞!“年輕人沒事人似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也不著惱,還樂顛顛地跑回房間收拾去了。

不久,年輕人出現在監獄長辦公室里。

”老大!“年輕人一進屋就撲向風神,緊緊抱住風神,嗚嗚大哭,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風神眼睛濕潤了,使勁拍著年輕人堅實的后背,嘴唇顫抖,卻說不出話來。

”好了,別他嘛哭了!你他嘛的把我的心都哭碎了!“許久,風神擦掉眼淚,硬拉著暴王坐下。

“你的心碎了?我的心早就七裂八瓣了!”年輕人咧著嘴,依舊哭得震天響。

”好了,你個沒出息的貨!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暴王,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大兇,這要是讓那幫兔崽子們看到你哭,大牙都得笑丟了!你是軍人,軍人流血不流淚!憋回去!“風神知道該怎么樣才能讓這貨把眼淚收回去。

果然,很要面子的暴王聞聽此言,硬生生地把眼淚憋了回去。

“你來看我,就這么空手來的?你也好意思?”暴王擦干眼淚,四處撒摸。

“草!你的單間都他嘛成了百貨商店了,你還缺啥?我看你就缺心眼了!你知不知道你再這么搞下去,要是要上級知道了,你一輩子也別想出去!”風神恨鐵不成鋼地罵道。

“嘿嘿,反正我是孤兒,四海為家,在這里衣食無憂,也不錯。”暴王咧嘴笑了。

“草!你就是個記吃不記打的貨!”風神使勁在暴王腦袋上拍了一巴掌,罵道,心里卻是一酸,他知道,在暴王心里,早已經把部隊當成家了,哪怕是在這軍事監獄,在他心目中,也是家!

暴王嘿嘿傻笑,也不反駁。

看了暴王一眼,風神眼中流露出憐惜和不舍,深吸一口氣,緩和了語氣說道:“經上級決定,鑒于你在獄中表現突出,為你減刑一年!”

風神說這話的時候,臉蛋子直抽搐。心里忍不住腹誹,就他嘛這貨在監獄里的表現,還他嘛的表現突出?哪里突出了?腰間盤突出!要不是陸虎頂著壓力,時不時地杜撰這貨在監獄里如何如何表現良好,如何如何助人為樂,如何如何為監獄做出了哪些突出貢獻等等子虛烏有的事跡,為這貨向上級美言,他突出個屁呀?就這貨的“突出“表現,他都能把牢底坐穿!

“嘎?這么說,我現在就可以出獄了?我就可以重回部隊了?”暴王聞言大喜過望,眼冒精光,一躍而起。

“可以出獄......但,回不了部隊了。”風神一臉的惋惜之色,不忍地說道。

暴王聞聽,明亮的眼神迅速黯淡下去,挺拔的身軀一下子佝僂下來。

“我知道了,我這就離開!”沉默許久,暴王聲音顫抖地說道。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你小子也不要太傷心了......”風神不知道該怎樣安撫愛將。

暴王低頭不語。

“要說你小子這人緣還真是不錯,聽說你要轉業了,五大軍區都給你隨了份子,這面子夠大吧?給你,這份是各大軍區給你的安家費,總共十萬元,密碼是你的生日!咱們的部隊還不知道你要轉業,我也沒敢說,要是說了,怕這幫兔崽子造反!”風神取出一張銀行卡放在桌上。

“安家費?哈哈哈哈,這他嘛的不就是變相暗示老子嗎?怕我去求他們?進他們的部隊?媽了個巴子的!老子會求他們?哈哈哈哈......”暴王突然狂笑起來,笑得眼淚橫飛。

撲通!

暴王突然跪倒在風神面前。

“老大啊?你倒是為我努努力啊?說什么也不要讓我離開部隊啊?我是孤兒,你們不是不知道,部隊就是我的家,你們不能把我趕出家門啊.....”暴王抱著風神的大腿,嚎啕大哭。

風神鋼鐵般的漢子哭了。

他努力過,爭取過,但部隊就是部隊,鐵令如山,違者必究。

軍隊不會容留一個有前科的人,哪怕此人登峰造極般的優秀。

現實就是如此,什么是功?什么是過?百功不如一過!

風神把暴王的頭緊緊攬在懷里,眼淚順著剛毅的臉頰流下,落在暴王的頭頂上,沉默無語。

“老大?我回去看看行嗎?”暴王知道事情無改,最后懇求道。

?


广西快三遗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