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婆婆,你不幫我帶孩子,老了就別來煩我!”一夜之間刷爆朋友圈!

0379車友會2019-06-02 01:25:06

第1章 我叫徐川

北天市的一家小餐館內,一個年輕男人正端著菜慢悠悠的走著,比起店內其他忙碌的服務員,他卻顯得懶散了許多。

“你的麻婆豆腐來了。”年輕人笑著將菜端了過去,他的笑容很陽光,很憨厚,一笑起來特別有親和力,給人一種很純樸的感覺,讓人很容易生出好感。

他叫徐川,僅僅二十四歲的他卻已經成為了全世界最為頂尖的一名雇傭兵,然而在他真正踏上巔峰的時候,卻因為厭倦了那種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的生活,從而選擇了退隱江湖。

在他還生活在那個圈子的時候,平時總會面臨敵人的麻煩,甚至是嫉妒自己的同伴,依舊會給自己責難,然而現在已經退出半年多,生活卻是無比清凈。

這聽起來多這么諷刺?

“我離開了,你們就不用擔心了吧?”徐川站在門口輕輕抽了口煙,低聲呢喃,收斂起眼中的陰冷,回過頭,他又變成了那個陽光老實的男人。

“臭小子,你又在偷懶,這個月工資還要不要了?”徐川才剛走進廚房,結果一陣香風襲來,緊接著,一只手揪住了徐川的耳朵,憤憤不平的聲音傳了過來。

徐川頭也沒回的笑道:“董姐,我只是去抽了根煙而已,沒有偷懶。”

稱為董姐的女人哼了一聲,沒好氣的白了徐川一眼:“你還狡辯,就你這偷懶的性子,要不是姐姐我收留了你,你就只能喝西北風去了。”

“是是,董姐說的是。”徐川轉過來笑瞇瞇的打量著眼前這個女人。

董言芝。

是一個二十六歲的成熟女人,她給徐川的感覺,不是漂亮的驚人,而是嫵媚,妖嬈的身段搭配那張嫵媚動人的臉蛋,顯得無比驚艷。

第一次徐川見到她的時候,就在心里暗暗有了一個評價。

天生的狐貍精!

沒錯!董言芝微微上翹的嘴唇搭配上火辣性感的身材,這足夠解釋這家不起眼的小餐館為什么每天會生意這么好了。

“好了好了,董姐,我這就去干活,千萬別扣我工資,我可是靠那點薪水過日子呢。”徐川笑了笑,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董言芝頸下那條雪白的溝壑。

“瞧你那點出息。”董言芝無奈的揉了揉額頭,對于徐川的這種敷衍模樣,她也很是頭疼。

在董言芝那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中,徐川繼續好吃懶做了一天,一直到晚上十點,也就是餐館關門的時間,兩人才一起走了出去。

“我都不知道我開工資養你做什么了,我上輩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孽。”董言芝很不淑女的白了徐川一眼,風情萬種。

“我這不是還是動手幫忙了嘛。”徐川笑著點了根煙,他的眉頭忽然微微挑了挑,笑道:“董姐,要不我先閃了?”

“怎么?”董言芝的話還沒說完,她忽然注意到了徐川的笑意,回頭一看,一輛黑色的寶馬車開了過來,一直到兩人面前才停下來。

砰!

隨著車門一開,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走了下來,他一看到董言芝,眼中明顯閃過了一絲貪婪。

“李青,你怎么又來了?”董言芝的語氣很不客氣。

“我知道你這個點關店,我特地來接你了。”李青連看都沒看徐川一眼,笑道:“上我的車吧。”

“我還不清楚你的那點骯臟心思?”董言芝冷笑了一聲,“李青,你應該知道,我這輩子最看不起吃軟飯的男人。”

一旁的徐川不禁啞然失笑,他早就習慣了董言芝的潑辣,至于這個李青他也認識,以前沒少來店里追求董言芝,可是徐川在一次送外賣的時候,撞見他和一個六十歲的老女人親熱的抱在一起,當時讓徐川忍不住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被董言芝說中痛楚的李青漲紅了臉,眼中有了怒火:“董言芝,不管怎么樣那也是我自己賺的錢,我今天來可不是和你商量的。”

“哦?那你想來做什么?”董言芝沒有半點害怕的樣子。

李青貪婪的在董言芝渾圓的翹臀上看了一眼,冷笑道:“我已經和李老板談好了,你開店的地方已經被我買下了,現在只要我一句話,你這店就沒了!所以,你最好對我態度好點,說不定你明天就是我的老板娘了。”

啪!

李青的話還沒有說完,董言芝卻是一耳光扇了過去,聲音極其清脆,直接將李青的黑框眼鏡扇飛了出去。

“被你買了又怎么樣?你以為我會被你要挾?”董言芝不屑的撇撇嘴,轉身看了徐川一眼:“我們走,別理這個小白臉,大不了就換個地方開店,沒什么大不了的。”

董言芝的話說的不屑,可徐川清楚的看到,她的眼中閃過一絲哀傷和無奈。

“你個婊子!居然敢打我!”挨了耳光的李青回過神來,齜牙咧嘴的沖了過去,可他還沒有走上幾步,他的胳膊就被人拉住了。

李青回頭看了一眼笑瞇瞇的徐川,怒道:“你給我放手,小子,這件事情和你沒關系。”

“當然有關系了。”徐川笑的依舊陽光:“打女人是一件沒有風度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吧。”

“你算哪根蔥?”李青憤怒的想要抽回手,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卻是發現自己的手居然被徐川壓的死死的,根本挪不動半分。

砰!

一聲悶響,隨著徐川的拳頭砸在了李青的身上,他整個人如同斷線風箏飛了出去,頓時變得無比狼狽。

徐川笑瞇瞇的蹲在了一臉驚恐的李青面前,緩緩開口:“忘記告訴你了,我不叫小子,我叫徐川,道上的人都喊我人屠。”

“人,人屠?”李青驚慌的退了幾步,聽到這個稱號,他不免有些心里發寒。當下李青色厲內荏的指著徐川:“我記住你的名字了,你給我等著!”

第2章 自作孽,不可活

看著落荒而逃的李青,董言芝皺著眉頭走了過來,輕聲道:“你不應該動手的。”

“擔心我惹麻煩?”徐川笑著說道。

“我是擔心你被人打死,省的我又要重新招人。”董言芝沒好氣的白了徐川一眼,接著她笑了起來:“什么人屠,這種唬人的東西那個白癡居然信了。”

“這稱號難道不拉風么?”徐川笑道。

“難聽死了。”董言芝笑著搖頭,忽然收斂笑意,低聲道:“你現在有空么?”

徐川點了點頭,“寂寞了?想找一個男人談談心?”

“去你的!”董言芝輕輕踹了徐川一腳,眼中的疲憊散去了一些:“陪我喝杯酒吧。”

看著董言芝帶著憂愁的面容,徐川微微瞇了瞇眼睛,沒有說話。

兩人來到酒吧坐下后,董言芝直接要了四杯酒,顯然沒有聊天的打算,一杯接著一杯,漸漸的那張嫵媚動人的臉上浮起了紅暈。

“徐川,你注意一下李青,他可不是什么好東西。”董言芝單手撐著下巴,輕聲道:“他肯定還會找你麻煩的,你要小心點。”

“我知道的。”徐川不動聲色的挪開了董言芝的酒杯。

“你以為我會喝醉么?”董言芝注意到了這一幕,豐滿的身體往前一探,二人的距離此時僅僅不過一個拳頭。

感受著撲面而來的香風,徐川不禁開口道:“董姐,你喝的有點多了。”

那可是純正的烈酒,連著四杯下去,肯定會受不了。

“我醉了不是更好?”董言芝盯著徐川,聲音溫柔:“那樣你不就有機會了?有句話怎么說來著?男人不醉,女人沒機會。”

“看來今晚得便宜我了?”徐川忍不住笑了起來。

董言芝白了徐川一眼,重新坐了回去,道:“你想得美,你以為我是那么隨便的女人?”

“我也不是隨便的男人。”徐川說道。

“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董言芝瞪著徐川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經常和那些小女生打情罵俏的。”

徐川一臉無奈:“是她們要拉著我聊天的,不關我事。”

“這就是男人。”董言芝撇了撇嘴,有些晃悠悠的站了起來,她那對好看的眸子盯住了徐川:“扶我一把,我提醒你,可別動手動腳。”

“我是那樣的人么?”徐川笑了笑,伸手摟過董言芝柔軟的腰肢,感覺到懷里的女人帶著溫熱和顫抖,徐川的心里,生出了一絲雜念。

自己有多久沒有碰過女人了?徐川輕輕搖頭,摟著董言芝上了出租車。

“徐川,我不甘心,那可是我一手經營起來的飯店,他李青憑什么?”董言芝靠在徐川身旁,含糊不清的說著。

徐川輕聲道:“董姐你放心吧,一切都會過去的。”

“過去?”董言芝自嘲的一笑,搖了搖頭:“你不了解李青,他就是個小人。”

說著說著,董言芝漸漸閉上了眼睛,額頭靠在了徐川的肩上。

在徐川這個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董言芝的身前的開口處,她今天穿的很清涼,靚麗景色清楚的映入了徐川的眼中,動人的大片雪白風景,也全都便宜了徐川。

“真是個傻女人,你可是我的老板娘,不會找我幫忙么?”徐川挪開了目光,感受著董言芝溫軟的身體,他的眼神,卻是不自覺的變冷了。

在郊外的一棟別墅內,此時李青正摟著一名中年少婦,臉上滿是獻媚的笑容。

“李青,你說的可都是真的?”少婦盯著李青,說道:“那家飯店真那么賺錢?”

李青趕緊點頭:“我說的千真萬確,王姐,我查過那飯店的利潤了,非常高。”

少婦冷哼了一聲:“我聽說那飯店的老板是個漂亮的女人?”

李青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道:“是的,不過王姐你放心,我對那女人沒有半點想法。”

少婦冷冷的看了李青一眼:“行了,你也別給我表忠心了,這件事情交給我,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你是我包養的小白臉,要是讓我發現你敢吃里扒外,別怪我不客氣。”

“王姐,我絕對不敢。”李青趕緊說道。

“我先去洗個澡,晚上我們玩點別的。”少婦看了李青一眼,轉身走進了浴室。

一直到少婦的身影消失,李青才握緊了拳頭,冷笑了一聲:“董言芝,你這個賤女人,等你一無所有,我看你怎么和我玩。”

李青摸著自己的臉,咬牙道:“還有那個徐川,我早晚會弄死你的。”

一想到徐川的身影,李青就有些心煩意亂,他一個人走到陽臺抽了根煙,這才感覺好了許多。

“李少爺,看你這樣子,又準備和那個老女人上床了?”

就在這時,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在李青的背后響起,他猛的一回頭,徐川笑瞇瞇的身影就映入了他的眼簾。

“你,你怎么進來的?”李青有些慌張了起來。

“就這么進來的。”徐川笑著走了過去,不緊不慢道:“李少爺,你別那么緊張,我可是好人。”

“你趕緊給我滾,徐川,這可是我家!”李青緊張的退了幾步。

“我記得,你是小白臉吧?這怎么是你的家呢?”徐川笑的很平靜,接著他從懷里拿出了一把帶著消聲器的手槍,冰冷的槍口對準了李青的額頭。

李青的臉色頓時就白了:“你想干什么?殺人可是犯法的。”

徐川淡淡一笑:“別那么緊張,我這槍是假的。”

假的?李青的臉色越發的蒼白了起來,你這槍要是假的,老子當場把它給吃了!

當他不安的看著徐川收起了手槍,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氣,只是額頭上依舊有帶著冷汗。

“不過嘛,給你個警告是必不可少的。”徐川冷笑了一聲,一手按住李青的肩膀飛快一擰。

咔嚓!

伴隨著一道無比清脆的響聲,李青的胳膊被硬生生扭斷,就在他想要慘叫的時候,徐川立即捂住了他的嘴巴,膝蓋一彎,狠狠的頂在李青的小腹處,頓時李青整個人如同死狗一般,痛苦的蜷縮在了地上。

“這一次廢你一只手,下次再犯,取你狗命。”徐川露出一道微笑,緊接著迅速的離開了別墅,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十分鐘后,別墅內傳來了一陣女人驚慌的叫聲,下一刻,整個別墅都陷入了慌亂之中。

而罪魁禍首的徐川此時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手槍依舊在懷里,即使已經離開了那個圈子,他一直都是槍不離身。

咚咚咚。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徐川順著門眼看去,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站在門外的,是一個身材高挑的長腿女人。

這女人徐川見過,是她的鄰居。

第3章 形狀很完美

“有什么事情嗎?”隨著徐川開門,他順勢打量了這個女人幾眼,相貌挺秀氣的,那雙長腿被牛仔褲緊緊的包裹著,顯得很修長。

“那個,我叫沈落雁,你能幫我一點忙嗎?”女人遲疑了一下,神色很是不自然。

徐川笑著問道:“什么忙?”

沈落雁抬了抬手,她提著一個白色袋子,臉色尷尬:“我家里停水了,我剛下班回來,想洗個澡,所以……”

徐川讓出了一條路,道:“小事情,只要你別嫌棄我的浴室太簡陋。”

“當然不會。”沈落雁感激的沖著徐川一笑,“謝謝你。”

徐川領著沈落雁走進了浴室,幾件女性的衣物映入了二人的眼簾,沈落雁的俏臉頓時紅了一下。

“抱歉,我是一個人住的,所以不怎么注意。”徐川面色不變的收起了短褲。

“沒關系的,我在家也經常這樣。”沈落雁說完這話,自己就意識到了不妥,臉蛋越發的紅潤了。

“那你洗吧。”徐川假裝沒有聽到,轉身走了出去。

隨著浴室門一關,聽著浴室傳來的陣陣水聲,徐川不禁搖頭失笑了起來。

徐川閉上了眼睛,回想起剛才動手的一幕,微微嘆了口氣。

自己以前當雇傭兵的時候,雇傭兵總是果斷狠辣,一出手就絕對斃命。然而現在不同了,如果李青現在就這么死了,董艷芝肯定會有麻煩的。

“離開那個圈子久了,果然不習慣了。”徐川呢喃著。

砰。

浴室門一開,徐川順勢看了過去,頓時眼睛一亮。

此時的沈落雁換掉了先前的休閑裝,上身一件寬大的白色短袖罩住了姣好的身體,短袖直接落到了她的長腿上,雪白筆直的雙腿暴露在了空氣當中。

若不是因為徐川的眼力好,看到了對方的牛仔短褲,他都會以為沈落雁的下面是真空的了。

沈落雁感覺到了徐川的目光,臉蛋有些發燙:“我洗好了,謝謝你。”

“客氣。”徐川擺了擺手,很自然的收回了目光。

“那我先回去了。”見到徐川轉過了頭,沈落雁松了口氣,只是她的余光不自覺的掃了一眼對方帥氣的臉龐。

這人長的挺好看的。沈落雁有些羞澀的嘀咕了一聲。

就在沈落雁走到門口的剎那間,徐川注意到了對方的右腿有些不自然,不禁問道:“你扭到腳了?”

沈落雁的身體一僵,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因為是第一次在別人家里洗澡,所以有些緊張,不過沒事。”

徐川掃了一眼對方有些發紅的腳踝,微笑道:“要不要我幫你?”

“不用了。”沈落雁趕緊擺手,她才剛剛邁了一步,眉頭就皺了起來。

“別硬撐了。”徐川走過去蹲下來看了一眼,接著扶著沈落雁坐在了沙發上。

兩人的身體一接觸,沈落雁明顯顫抖了一下,當她看到徐川清澈的眼神時,不由的松了口氣。

他,應該不是壞人吧?沈落雁的俏臉微微有些紅。

“抬腿。”徐川仿佛沒有看到對方的臉色,直接握住了沈落雁晶瑩的腳踝,這個年輕的女人不禁驚呼了一聲。

“這是小傷,按摩一會就好了。”徐川笑了笑,不自覺的瞇起了眼睛。

這個女人的腳還挺好看的。

看著徐川盯著自己的腳,沈落雁的臉蛋越來越紅,“你,你快點吧,我得回去睡覺了。”

徐川點點頭,手法熟練的捏著沈落雁的腳踝,隨著他的動作越來越柔和,沈落雁感覺到一絲絲電流般的感覺傳遍了全身,到最后她忍不住輕吟了一聲。

仿佛是貓叫一樣,瞬間房里的氣氛仿佛升高了許多。

羞死人了。沈落雁急忙低下了頭,根本不敢去看徐川。

“很舒服?”徐川笑瞇瞇的抬起了頭,他這一個下意識的動作,卻剛好看到沈落雁短袖展開的一角,剎那間一抹紫色落入了他的眼中。

“還,還好。”沈落雁羞澀的回答了一聲,根本沒有看到徐川的雙眼,正盯著她的衣中。

沒想到這小妞穿的衣服挺性感的。徐川不禁一笑,是不是說明這個秀氣的女人,內心如火?

也就是悶騷型的。

徐川按摩了差不多十分鐘,直到紅腫消退,他這才起身道:“你走走試試,應該好了。”

聽到徐川的話,沈落雁急忙站了起來,漸漸的,她的臉上充滿了喜悅:“你真厲害,我的腳完全不疼了。”

“小事。”徐川擺了擺手,順手將沙發上的袋子遞給了沈落雁,他的這個動作本來是好心,可是碰到沈落雁柔軟的手心時,對方顫抖了一下,嘩啦一聲,袋子應聲落地,幾件貼身的衣物全部掉了出來。

沈落雁頓時羞紅了臉,著急的將衣服收好,她一抬頭,見到徐川正盯著她,頓時尷尬了起來。

“別這么緊張。”徐川平靜一笑,接著認真道:“其實我覺得,B罩杯不適合你,穿著會有些難受吧?你應該換個大點的。”

沈落雁的俏臉漲的通紅,如同受驚的兔子一樣趕緊跑掉了。

緊接著,一道低不可聞的聲音傳了進來:“謝謝你的建議。”

感覺著屋內殘留的香風,徐川不禁失笑了起來:“這小妞可真夠害羞的,不過形狀很完美。”

啪!

徐川的話音一落,外面傳來了一道清脆的響聲,接著急促的腳步聲傳進了徐川的耳中。

“被聽到了么?”徐川有些惡趣味的摸著下巴。

經過了這么一個小插曲,徐川反而有些睡不著了,當下干脆下了樓,打算去外面吃點東西。

“帥哥,要不要按摩?”

“帥哥,來我這里吧,姐姐的服務保證讓你滿意喲。”

經過紅燈區的時候,聽著周圍傳來招客的女聲,徐川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氣。

“這種感覺,真讓人懷念呀。”

哧!

就在這時,一道劇烈的剎車聲響了起來,徐川回頭看去,一輛火紅色的瑪莎拉蒂停在了他的面前,緊接著,一個穿著緊身皮衣的性感美女跳了下來,神色無比緊張。

這個女人一見到徐川,遲疑了一下,接著著急的跑過來,躲到了他的身后。

“帥哥,幫我個忙。”

“什么忙?”徐川深吸了一口女人的發香,很醉人。

女人緊張的說道:“有人想找我的麻煩,你幫我一把,我給你報酬?”

“哦?什么報酬?”徐川大感興趣的打量著女人性感火辣的身材,嘖嘖道:“身材不錯,看來值得幫你。”

第4章 我從來沒輸過

姜思維覺得自己今天很倒霉,好不容易才從家里那個老頭子的禁足中逃出來,結果又碰到了自己曾經的追求者,避無可避的她看到徐川的時候,只能硬著頭皮求對方幫忙,結果沒想到徐川居然說了一句“身材不錯,看來值得幫你。”

這簡直就是赤果果調戲!

姜思維看了一眼徐川樸素的打扮,心里想著用錢應該就可以擺平了。

當下她急忙說道:“帥哥,我給你一千塊怎么樣?幫我擺平麻煩。”

徐川瞇著眼睛道:“你打算讓我做什么?”

聽到這話,姜思維心里一喜,正要開口的時候,忽然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傳來,幾輛豪華的跑車停在了二人面前。

“思維,你不用這么躲著我吧?我又不會吃了你。”從跑車內探出一個男人的臉,他的眼神無比的炙熱。

“秦佳偉,你怎么像只蒼蠅一樣,趕都趕不走?”姜思維的臉上滿是厭惡。

秦佳偉的臉皮顯然很厚,當下嘿嘿笑道:“我這不是為了你才跟過來的嗎?思維,你干脆答應我吧,我肯定會對你好的。”

姜思維冷哼了一聲,接著摟住了徐川的胳膊,故意瞪起了眼睛:“秦佳偉,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別想再騷擾我。”

原來是拿我當擋箭牌。徐川轉頭看向姜思維,對方立即露出了柔弱無助的眼神。

“男朋友?”秦佳偉一愣,看了看徐川,接著不屑的笑了起來:“思維,你就算想找個擋箭牌,起碼也得找個像樣點的吧?你說這個窮小子是你的男朋友,誰會信?”

“這不關你的事情。”姜思維冷冷的說道,“我警告你,秦佳偉,我的男朋友脾氣很不好,別惹火了他。”

“是嗎?”秦佳偉和幾名同伴哈哈大笑了起來,笑聲毫不在意。

姜思維頓時求助的看向徐川:“怎么辦?”

“接下來交給我吧。”徐川笑著拍了拍姜思維柔軟的肩膀,朝著秦佳偉看了過去:“那個誰,你叫秦佳偉是吧?”

“怎么?連我秦少爺的名字都沒聽過?果然是個土包子。”秦佳偉眼中的不屑更濃了。

徐川卻是不緊不慢的笑道:“你的車子不錯,你喜歡飆車?”

“當然。”秦佳偉傲然道,“小子,你莫非想和我比?”

“正有這個想法。”徐川平靜的點點頭,拉著姜思維走到了紅色的瑪莎拉蒂前,道:“我就用這輛車和你比,你贏了,我女朋友歸你。”

秦佳偉一愣,接著輕蔑道:“窮小子,你還真把自己當成人物了?你說的話誰能幫你證明?萬一你耍賴怎么辦?”

“我可以幫他作證!”姜思維忽然說道,也不知怎的,看著徐川沉穩的樣子,她對徐川有了一些信心。

聽到姜思維這話,秦佳偉頓時興奮了起來:“思維,這話可是你說的,要是我贏了,你就得當我的女朋友。”

“就這么說定了。”姜思維信誓旦旦的道,“如果我們贏了,你就從我的面前消失,永遠不要讓我看見你。”

“行!”秦佳偉立即答應,顯然充滿了信心,“我們去狼山,那里可是比賽的好地方。”

看著秦佳偉幾人上了車,姜思維有些忐忑了起來:“帥哥,你行不行?”

“男人,不能說不行。”徐川一臉鄭重,他的這個樣子卻是把姜思維逗樂了,擔憂也少了一些。

二人一上車,徐川就主動坐上了駕駛位置,動作無比熟練的發動了車子,這一幕姜思維看在了眼里,驟然間,她感覺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幾分。

這人開車的樣子,可真迷人。姜思維一時間有些看呆了。

“美女,你這么看著我,我沒辦法專心開車的。”徐川笑瞇瞇的道。

姜思維俏臉一紅,呸了一聲:“我可沒有看你,你少自戀了。”

徐川聳聳肩膀,收斂了目光。

隨著幾輛車子開進了秦佳偉口中的狼山,一陣陣熱鬧的歡呼聲傳了過來,徐川順勢看了過去,不少的年輕男女聚集在這里,神色無比興奮。

“秦少,你要比賽?”一個只穿著黑色內衣的性感女人湊到了秦佳偉身邊,神色嫵媚。

“對,你們可得看好了,我秦佳偉可是很少來這里比賽的。”秦佳偉嘿嘿笑著,伸手在女人的胸前摸了一把。

“人渣。”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的姜思維冷哼了一聲,她一轉頭,恰好看到徐川也正盯著那個女人的胸前看。

“喂,你在看什么?”姜思維有些不滿的開口,她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

徐川笑著收回目光:“怎么了?你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姜思維瞪了徐川一眼,“我可是把希望全押在你身上了,你可別輸了。”

徐川懶洋洋的晃了晃腦袋:“不管比什么,我從來沒輸過。”

“吹牛。”姜思維哼哼著,話雖然這么少,她的擔憂卻是散去了一些。

這時秦佳偉看了過來,神色倨傲:“小子,你準備好了沒有?比賽的規則很簡單,誰先繞完一圈,回到起點,就算誰贏。”

徐川平靜一笑:“我沒問題。”

“你小子就裝吧,一會要你后悔。”秦佳偉冷笑了一聲,沖著那個火辣女人看了一眼:“可以開始了。”

女人點點頭,走在兩輛車中間,緩緩開口:“三,二,一,開始!”

隨著她的話音一落,兩輛車飛快的沖了出去,而女人則毫不顧忌的將衣物往天上一甩,頓時人群發出了一陣歡呼聲。

“喂,你別東張西望了,快點開,不然我們可就輸了。”姜思維氣的牙癢癢,她注意到徐川的雙眼掃視著身后那個脫掉了衣的女人,頓時大為來氣。

“還早著呢。”徐川淡淡一笑,剛才上山的時候,他就已經將地形記在了腦海之中。

姜思維看了一眼前面領先的秦佳偉,越發的著急了起來:“可是你這么慢,萬一追不上了怎么辦?”

“放心吧,他要減速了。”徐川笑道。

“你怎么知道?”姜思維一愣。

“因為前面有彎道。”徐川的話音剛落,車子猛的提速,完全沒準備好的姜思維差點一頭撞在擋風玻璃上。

姜思維的臉色頓時煞白:“你不是說有彎道么?怎么還加速?”

“哦,忘記告訴你了,我過彎道的時候,從來不減速。”徐川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整齊的白牙。

下一刻,徐川的神色變得無比認真,深邃的眸子中滿是自信。

一旁的姜思維一時間忘記了驚慌,看癡了。


广西快三遗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