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電子音樂交流中心

中國“不戰”背后的共生情懷

簡學智庫2019-07-05 19:50:15


中美之爭,歷史的必然。上世紀50年代初期與60年代中期,美國分別對朝鮮和越南發動的兩次亞洲軍事行動,均因中國參與抵抗而以失敗告終。之后的六七十年中,中國在經歷了物資極度匱乏、人民缺少基本生活保障的艱難歲月后,開始了改革開放。這期間,美國在經濟、科技、文化等領域取得了巨大的發展,并真正的形成了穩固的國際主導力。

1991年,鄧小平提出了“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對、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的戰略方針。之后的20多年,中國一直在美國的不同形式的攻擊和騷擾中忍受和發展,直到新一屆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走上前臺,中國才真正開始進入了快速發展軌道,進入了“有所作”為的歷史新階段。

《世界知識》周刊在年初提出了“主動作為”的概念。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明確表示:“中國不僅要扮演國際事務的積極參與者,更要成為國際關系新規則的制訂者和國際新秩序的締造者。”這個來自中國的聲音,必然的引起了美國霸權擔憂,這也從根本上解釋了美國戰略焦慮的原因。

中美之爭的核心到底是什么?有人從中看到了霸權的影子,有人看到了利益的影子,或者兼而有之。然而,中美之爭的本質,說到底是兩種不同文明與文明表現形式的對抗,即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文明和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文明的對抗。于是,這兩種不同的文明為什么會發生對抗,便成了本文要討論的主題。

二、

討論這個話題前,我們先了解一下東、西方文明的本質與形式差別。以中國儒家文化為主體的東方文明產生于長江、黃河流域。等級制度、輩份關系、宗法族里是主要研究對象,中國人稱之為倫理文明。“仁政、德治”是儒家的政治理念。《論語》為政篇說:“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很好的詮釋了德治含義。儒家以“以所不欲,勿施于人,已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為方法和途徑,來實踐具有恭、寬、信、敏、惠、智、勇、恕、孝等豐富內涵的仁愛思想。孟子說“仁者愛人。”更是清晰了仁的慈愛本質。顯然,當下的西方文明沒有做到這一點。而這一點,恰恰是人類社會文明的未來發展核心與方向。

中國,在儒家思想指導下合理融入了“依法治國”的法家思想。這對中國的法制建設和社會穩定,起到了巨大的向好作用。

當然,我們也不能回避一些客觀的歷史現實。在中國歷史進程中,包括現代社會初、中期,都不同程度的出現過對文化偏執解讀和過度解讀所導致的一些國家治理和社會發展方面的問題發生,但這些問題并不影響大局,也不能改變文化的本質與初心。

三、

西方文明是以產生于歐洲東南部和地中海東北部,以古希臘地區(愛琴文明)為核心的文明。

公元前56世紀,波斯帝國為了擴張版圖而入侵希臘,發動了歷史上持續近半個世紀的希波戰爭,最后以希臘獲勝而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對東、西方經濟與文化的影響尤勝于戰爭本身,對古希臘日后經濟生活的高度繁榮和燦爛的文化產生起到了深遠影響。直到公元前30年,最后一個古希臘王國托勒密王朝被古羅馬消滅,其歷史正式宣告終結。而古希臘文明卻在古羅馬人破壞后,得到了延續,并成為了西方文明的主要精神源地。當下以美國價值觀為核心、代表歐洲發達國家的文明便發源于古希臘文明,將其之為歐洲文明應該更嚴謹些。

近日,友人推薦了一篇文章,其中談到:“西方文明就目前來說是以美國為首的,它的發展和形成是非常特殊的,因為它的特點是以技術發明見長,所以有人也稱其為技術文明。正是因為技術的原因,在這個文明里成長的人是以邏輯,程序,理性為性格特點的”。

如果拋開學術,僅從客觀層面來研析,上述論斷或觀點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接受的。

一方面,古希臘的城邦制度本質是貴族政治,由于歷史的社會條件和相互間力量差異的影響下,部分貴族政治演化成了民主政治,而民主與法制相互依存,這必然的會帶來一定程度的、社會自由權利的解放,這種自由權利的解放又必然的會催生社會平等機制。所以,美國主導的“民主、自由、法制、平等”的所謂“普世價值觀”,在古希臘文明時期已經顯現。

另一方面,恩格斯說:“如果理論自然科學想追溯自己今天的一般原理發生和發展的歷史,它也不得不回到古希臘那里”。古希臘人對數字和邏輯的重視與規定,對后世自然科學研究所產生的深遠影響至今存在。強調理性精神,尋求事物數量規律,建立相應結構模型,為精確數據而從事科學實驗等,都充分的體現了古希臘人對科學研究超強的理性和能力。這種不斷探索的意識和精神,幾乎成了后世科學領域的價值標準。依此推理,源自于古希臘文明的歐洲文明,其本質被稱為技術文明也就容易理解了。

每一次新技術的出現,都會不同程度促進社會生活的繁榮與進步。而技術的價值體現是產品,產品的最終價值體現是商品,商品需要市場來進行流通并完成其價值體現。這就解釋了為什么擁有強大技術優勢的美國,一直都在不斷地對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進行各種不同形式和性質的侵擾,其本質除了倚靠霸權收割其他國家利益外,便是通過強硬手段獲得其技術推廣所需要的市場,進而獲取更大的利益。這個過程中,美國代表的歐洲文明最致命問題在于其表現的形式過于殘忍,視生命為草芥,疏離了人性,與其所大力推廣的價值觀背道而馳。導致當下世界怨聲四起,抵制與反制浪潮愈發廣泛和激烈。

四、

近年來,國家曾多次表示:中國已非昔日之中國,我們有能力打敗一切來犯之敵!這是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但中國為什么一直不打呢?就目前的綜合國力和軍事技術來說,中國“不戰”,絕非怕戰。《簡學.正武篇》說:“武者,殺伐之器,絕續之門,故不輕舉”戰爭必然導致生靈涂炭,不戰則不殺。《孫子兵法.謀攻篇》:“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這句話不僅說明了兵家的最高境界,也更深層次反映了中國文化的一種核心精神,那就是“共生”情懷。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及所采取的、和平的實踐方式,都很好的詮釋了中國文化質與形的完美統一。所以,中國最終走上國際社會前臺,并在世界建立起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文明信仰,只是時間的早晚問題。

這樣說并不代表西方文明會從此走向衰落,而是以中國為主導的東方文明將會在國際社會崛起并走向人類文明的核心,進而廣泛的影響其他文明向著天下共生的文明邁進。



广西快三遗漏统计